1.

──「今天,你屬於我。」

──「把那些台詞給我換掉。」

──「???」


白起下班回到家的時候,我的手機遊戲劇情正巧走到這裡。

重點,說出角色台詞的還是他情敵的聲音。

頓時我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白起,「那些都是主線劇情啊,怎麼換?」

「……反正我不要聽見聲音。」白起面無表情地看了我一眼,轉身回臥室裡面換下制服。

聽見這話我倒是心裡美孜孜的,拋下手機跟著先生的腳步走到臥室。

「先生這是……吃醋?還是吃遊戲的醋呀?」我憋著笑,從衣櫃裡拿出衣服給白起更換。

「沒有。」

他這肯定是吃醋了啊,某方面先生吃卡牌的醋挺幼稚……唔咳咳咳我什麼都沒說。

等著白起換好衣服,我抱住他精瘦的腰,腳壓在他的腳背上,順著毛哄著,「那些卡牌就算我收集的再多,還是比不上先生真人在身邊陪我的萬分之一呢。」

「……」扶住我的腰的白起聽見這些話,耳邊不動聲色的染上些許的紅,嘴角輕輕的彎起,「嗯,知道就好。」

於是我們兩個很幼稚的我踩白起的腳,他帶著我慢慢跺到客廳,把我放在沙發上。

我拿起手機,還特別挑了先生的約會劇情來開,沒想到過了沒多久我的手機直接被抽走。

然後我的面前出現白起慢慢放大的臉,伴隨著唇上微涼的觸感。

……臥艸,白先生你不會是無聲的吃自己的醋了吧??



2.

從認識白起之後,在越來越了解他的這段時間,我的先生實在是越來越讓人心疼了。

心疼到,讓我越來越捨不得離開他的身邊。

比如說。

有一次我半夜從噩夢中驚醒。

「……怎麼了?」先生打開床頭燈,睡眼惺忪地朝我這邊看了過來,這一看還不得了,眼淚流的滿臉都是,還像水龍頭一樣滴滴答答流個不停。

雖然我不是個很愛哭的人,可是哭起來簡直沒完沒了。
於是先生被我這副模樣嚇到整個人都清醒了。

「妳、妳怎麼哭了啊……乖啊,別哭了別哭了……」先生手忙腳亂地拿來一包衛生紙,但是幫我擦乾淚水的動作卻是小心翼翼的。

但是我當時也沒想這麼多,就是使勁地一直哭、一直哭。

「嗚嗚嗚……白起嗚嗚嗚哇哇哇啊啊啊──」

甚至我抱住他,把整顆頭埋進他懷裡都還在哭。
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先生伸手輕輕梳著我的頭髮,「做噩夢了?對不起,讓妳哭得這麼傷心。」

聽見這莫須有的道歉,我很不樂意、非常的不樂意。

先生從以前就是這樣,有時候明明錯的人是我,或者本來他就沒錯,但是先生就是先道歉。

要是我氣過之後回想起來,每每都很愧疚,簡直想像鴕鳥一樣鑽個洞把頭埋了。

我奮力抬起頭看著先生,「先生你別總是先道歉,我、我就是做了個噩夢你道歉什麼……嗚嗚嗚……」

「看到妳哭,我會心疼啊。」先生皺起眉頭,很認真地看著我。

「……」夭壽喔,這是直球。

我還在掛著眼淚,深深覺得先生有時候打的直球很危險。

「先生你這個不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人,我才比較心疼你吧!」說著說著我又想哭了,「……我剛剛夢到你離開我……嗚……你要照顧好自己啊……」

先生也沒想到我會說這些,愣了一下,然後露出很無奈的微笑抱住我,「……謝謝。」

像是懲罰一樣,我把淚水蹭到白起的衣服上,「別跟我說謝謝。」
「好。」

「別對我這麼畢恭畢敬,我又不是你主人!」

「好。」

「離劉警官遠一點!」

「好,都聽妳的。」

「咱們來打一砲?」

「……」

白起無言地把我從他懷裡拔出來按在床上。

「快睡。」然後抽衛生紙仔細幫我擦殘留在的臉上的痕跡。

「嘖。」雖然看見先生臉紅了,但還是還可惜。



3.

*尚未在一起

收下白起送的禮物,在徵求他的同意之後妳自行打開了盒子。

裡面的絲絨上放了一條掛著子彈的項鍊,周圍還用了珠子做了點綴。

「……」我簡直說不出話來。

見我不說話,白起偏過頭、單手握拳遮在嘴邊,藉此掩飾害羞,「咳、還喜歡嗎?」

「……學長,私自攜帶子彈,這樣……違法吧?」我的手抖啊抖的,覺得警察知法犯法這樣不好。

「……」

氣氛一秒就這樣被我破壞掉,白起很無奈的摸著我的頭髮,「那是假的,我自己另外找材質做的。」

也覺得剛剛自己犯了蠢,我連忙賠笑著,「學長的手工藝技能果然點的高啊,這麼仿真的子彈我還是第一次看見。」

白起彎著嘴角,顯然對於我的話很受用,「不戴上去試試?」

我點點頭,白起拿起項鍊幫我帶上,我隨口問他,「學長啊,你怎麼會想到送我子彈項鍊啊?」

感覺到身後的人停止動作,「就是……突然想到。」

……這個理由不是很好你知不知道啊學長?

「好了、我晚一點還要去巡視。」幫我戴好項鍊,身後連忙想起開窗的聲音,我轉過頭,白起背對著我,「晚、晚點我再來接妳下班。」

我看見了白起紅到像是要燒起來的耳朵。

「老闆!妳剛剛在跟誰說話啊?」白起離開之後沒多久,悅悅手上拿著文件推門進來。

我搖搖頭,手撫摸著白起送我的項鍊,「沒什麼,不過悅悅、你知道送人子彈的涵義嗎?」

悅悅一愣,接著賊頭賊腦的在我和項鍊兩邊來回檢視,「老闆,是誰送妳的啊?不會是妳家學長吧?」

我眨了眨眼,很困惑的打量她,「我什麼都還沒說妳怎麼就知道了?莫非妳有讀心術?」

然後我就這樣被鄙視了,「只有學長能符合軍人這個條件了啊,老闆妳累傻了?」

……

我悠悠的說,「悅悅謝謝妳這個月的全勤獎金請大家喝奶茶──」

「等等老闆妳這樣不行!!」

然後我就在悅悅欲哭無淚的說明其中的關連的意思,慢慢握緊了手中的項鍊。

……這個涵義也太深了吧?

我突然有一瞬間覺得白起的壞習慣也可以套在這裡。

幫我做了什麼事卻又什麼都不說。

讓人心疼。

夜晚的風大,最後一個離開公司的我穿好外套,在外頭看見了站在小黑旁邊等我的白起。

「辛苦了。」白起彎著淡淡的笑容,很溫柔地看著我。

我看著白起,很努力的憋出一句話,「你為什麼不跟我說?」

「???」鋼鐵直男如白起,一開始不知道我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。

我拿出藏在衣服底下的項鍊他這才恍然大悟,白起不自覺的按著自己的脖子,「沒什麼好說的,不知道意思沒關係……我不在的時候你就把它當作是我。」

「……」夭壽,偏偏我還真吃這套,臉感覺都要燒起來。

「等一下妳要做什麼……」看著我退了幾步打算助跑的樣子,白起有點不明所以。

「抱你!」我揚起大大的笑容,因為他在這裡我才敢這麼做的。

然後我就撲到白起懷裡,兩隻腳夾住他的腰,大口大口吸著屬於他的味道。

「妳小心點──」

我抬起頭,看著紅潤直接蔓延到臉上的白起,「這不是有你在嘛。」

「……」

耳邊聽著我帶著撒嬌的口氣,白起索性不說話了。



4.

說實話,還沒認識先生之前,我還真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癖好。

跟先生在一起之後,有事沒事我倒是會滿足一下自己無傷大雅的小小癖好。

可是、就在今天,連我能滿足癖好的時間可能也沒有了……先哀悼一下那逝去的時間。

「……妳在做什麼?」看我把他的警察制服穿在自己身上,回到家的白起愣了愣。

「……穿你制服?」我也覺得尷尬,覺得先生回來的真不是時候,於是很乾脆地轉頭跑進臥室換掉制服上衣。

剛剛根本連釦子都沒扣起來,露出裡面的無袖背心,制服的長度還剛好只能遮大腿跟……被先生看見我簡直想撞豆腐牆。

「所以妳每次提早回來就會穿我的制服?」這時候宛如惡魔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身後,我抖啊抖的轉過頭,正好看見先生在挑眉。

「哈、哈哈哈……這不是想你才穿的嗎?」我回以無辜的眼神。

這話不假,每次只要先生臨時加班或出差,我就會暗搓搓從衣櫃裡拿出一件制服或穿或聞的……嗯。


此話成功讓先生害羞的偏過頭,「咳、難怪我覺得有時候衣櫃裡面少了一件衣服。」

「是我還沒燙好衣服不敢放進去。」都被我抓皺了還直接放進去,不是一下就被抓包了嗎?


「難怪我會在床頭櫃的抽屜裡面看見我的制服。」先生帶著含笑的眼睛轉過來。

「唔咳咳咳、那就是還沒燙的。」想不到最後的防線早就被發現了。


「想不到……妳還有這嗜好。」先生輕笑著,隨後很惡劣的在我耳邊輕輕吹一口氣,「那有沒有興趣玩制服Play啊?」

「───??」覺得大難臨頭的自己聽見這話感覺哪裡怪怪的。

「想不想?」

本來卡殼的我順利恢復,「……先生你學壞了,是誰教壞你的!」

「你覺得呢?」



5.

假日起床簡直會要了我的命……唔咳咳咳。

可是身邊有一個除非出任務、不然起床時間都很規律的男友,就是會在同個時間叫我起床。

……我想多睡一點啊喂!

「起床了,假日也不能起得太晚。」先生拉開窗簾接著一把拉開棉被,看著在棉被裡縮成一團的我,「早餐也蒸好了,今天是湯包。」

「唔……」被突然的光閃到眼睛睜不開,舉起雙眼,「需要先生的親親抱抱才能起床。」

「……是誰教妳這麼奇怪的話?」先生的聲音聽起來很無奈。

我依舊閉著眼,思考了一下,「嗯……好像是悅悅他們……」

接著我的手就被先生握住,拉起來坐在床上,「少聽他們說有的沒的。」話是這麼說,我卻在唇上感覺到軟軟的觸感。

……

…………

──??!!

唇上的溫度嚇得我趕緊睜開眼睛,先生也慢慢往後退開,很不好意思的撇過頭,「這下總願意起床了吧?」

我笑了起來,覺得起床換先生的一個吻不虧,「願意願意!你現在讓我繼續睡我也願意!」

「少來這招。」先生哭笑不得的伸出手試圖把我很亂的頭髮弄得更亂,「快點起床,待會還要帶你出去。」



6.

跟著先生同居的前幾天,我發現了先生習慣吃的口味偏重。

像是辣的、鹹的料理,他基本上都來者不拒,甚至還會用筷子多夾幾次。

反倒是甜的、酸得不太會夾,但跟清蒸燙的料理比起來還是多那麼一點。

於是有一天晚餐我故意煮了幾道像是糖醋肉片、吃起來酸甜的醃漬蘿蔔、一鍋酸辣湯,還好心的炒了一道地瓜葉。

來飯廳吃飯夾菜的白起頓了一下,瞄向我……然後我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。

「今天家裡有什麼我就怎麼煮了。」這是大實話!我確實是家裡有什麼煮什麼!就是偏酸甜了!

但是自己還是覺得很挫……不對我挫什麼!

先生挑了挑眉,掛著笑容,「我也沒說什麼。」

一同入座,發現今天先生夾菜的次數似乎與往常無異,我有點納悶,「……先生你不是不吃酸甜?」

把飯菜都嚥下去的先生聽見我這話,「是聽誰說的?」

「……我觀察出來的嘛……」

先生無奈地笑著搖頭,「那妳應該是誤會了,只要是妳煮的菜,我都會喜歡吃。」

「……」我把發燙的臉低了下去,「喔。」

隔天晚上心血來潮──有一半也是為了彌補昨天──特地煮了幾道麻婆豆腐、宮保雞丁和剝皮辣椒雞。

「……」看著這一桌的料理,先生有點無可奈何地看著我,「昨天吃酸甜,今天吃辣嗎?」

「對,明天吃苦!」我理直氣壯地看著他。

先生簡直被我的回答給氣笑了,「我還記得妳不吃苦瓜喔?」

白起還記得我不吃什麼我無論如何就是不會煮的死樣子……唔咳咳。

「別說這個,我炒的宮保雞丁好吃嗎?」我拿著飯碗盯著先生吃飯的樣子,笑個很故意,「有比我辣嗎?」

「……唔咳咳咳、咳咳……」這是我咳嗽的先生。

「啊啊啊先生你怎麼嗆到了!」



7.

現在的我是動彈不得的狀態。

……這邊更正一下,因為躺在床上的先生抱住了我,所以目前的我動彈不得。

至於為什麼我會動彈不得呢?

「讓我……抱一下,抱一下就好。」抱著我的腰,把頭埋在我懷裡的先生發出悶悶的聲音,「不會太久的。」

見狀我也是見怪不怪的輕輕笑著,安撫似的撫摸著他的淺色頭髮,「先生想抱多久都可以。」

「嗯……」聞言,先生也是在我懷裡多蹭了幾下。

如同女人每個月的那幾天一樣,男性也是有幾天心情感覺不太美麗……這點我倒是可以理解,況且對方還是自己先生呢。

在我的眼裡,先生還是那年的學長。

外表雖然因為各種因素強制長成大男人了,但是內心卻像是停在那一年、銀杏葉紛飛,先生認識我的時候。

其實這樣的先生很脆弱的,只需輕輕敲擊最脆弱的地方,就能全面瓦解。

所以我很心疼這樣的先生,也很慶幸自己被先生給喜歡上,這樣、我們就能好好照顧彼此。

「……不用擔心我會離開你。」看著先生的淺色軟毛,我輕輕地說,「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先生,也只有這樣的先生會讓我甘願待在你身邊。」

先生在我說完之後,耳朵開始漸漸地發紅,環住我的手也開始漸漸收緊。

「……嗯。」

「那……」

「不准再說什麼那來打一砲的話。」

「……唔。」

委屈,寶寶真心覺得好委屈。



8.

「雙腳一前一後,分開與肩同寬。」

「雙腳與雙手微彎,別伸直、這樣射擊的後座力才不會讓妳受傷。」白起靠在我的身後,稍微修改我錯誤的姿勢。

「握緊手槍,眼睛和準星以及靶成一直線,可以提高設中目標的機率。」先生說話的熱氣直噴在耳朵上……總覺得哪裡怪怪的。

「……其實我比較想射中你的心。」看著眼前的標靶,我忍不住咕噥。

先生搔亂我的頭髮,離開我身後,輕咳一聲,「別鬧,試試看?」

「好。」戴上護目鏡的我靜下心,瞄準靶心連續開了幾槍。

白起看了一眼靶面,隨後有些意外地看著我,「幾乎都離靶心很近,假如妳是男的,我說不定會把妳拉來當警察。」

「我不介意以女兒身進入警界。」我有些得意地朝他笑著。

「這不行。」先生頓了頓,「妳可是我的太太,我不希望妳出任何意外。」

「……唔。」我被噎了一下,紅著臉摘下護目鏡,「就你會說話。」

先生彎起嘴角,很自然地看著我,「這可是實話,這一點妳不是最清楚的嗎?」

「……」今天的先生非常反常,平常不撩人一撩不得了的先生撩人等級是又增加了嘛!



9.

*尚未與白起同居 

我是因為宿醉的關係痛醒的。

「……」看著陌生的天花板,我沉默了。 

這裡是哪裡?我為什麼會在這裡? 

……不對。 

我努力的回想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。 

晚上跟悅悅他們在辦慶功會,然後我喝的太醉,顧夢幫我打電話給……學長?噢對沒錯是學長。 

他一來就直接把我給拎走了,拎走……然後呢? 

…… 

………… 

………………嗯? 

沃草我答應當學長的女朋友??? 

我整理腦裡的思緒,多麼希望這是一場夢。 

「嗚嗚嗚嗚怎麼會這樣──」 

於是身為當事人之一的白起推開門,看見的是我在床上抱頭的場景,「……身體還不舒服?」 

「學長!你怎麼會對我做出那種事!」 

我此刻說出來的話讓不知道前因後果的人覺得非常的不妥,而且還會用力譴責白起的不是。 

聽見這話學長開始面紅耳赤,「我昨晚什麼都沒做……」 

「昨天學長你趁亂要我答應做你的女朋友!這叫什麼都沒做?」我覺得非常委屈。 

明明!都說了那些話!

「……」似乎是自己誤會的白起冷靜下來,然後嘆了一口氣,「我怕妳不答應……」

「──我怎麼可能不答應學長的要求!」我不可置信睜大眼睛看著他,「我求之不得!」

覺得似乎方向偏掉的白起愣了下,「……這麼說……」

「我也、很喜歡學長!非常非常喜歡的那種!怎麼會拋下學長呢!」

「……謝謝。」

「而且明明應該是我要先告白的,被學長搶先了!」

白起走過來伸手摸亂我的頭髮,很輕鬆地露出微笑,「這種事怎麼會是妳來,應該是由我來才對。」


試閱:走這邊

    小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